影/全宇生技彭士豪推新南向1+1 坐擁大馬龍頭再攻印尼商機

記者姚惠茹/台北報導
全宇生技-KY(4148)董事長彭士豪昨天(15日)受台灣證交所邀請,返台參加「新南向投資契機暨業績發表會」,會中透露運用1+1模式,可以成功進軍東南亞的投資秘訣。例如,全宇生技就以深耕逾20年的馬來西亞作為跳板,正積極搶進同文同種同宗教,且人口又多3倍的印尼市場。


▲全宇生技董事長彭士豪。(圖/記者黃克翔攝)

全宇生技雖然在馬來西亞作為「生物複合肥料」的龍頭廠商,但是董事長彭士豪卻是道道地地的台灣囝仔,1997年一退伍就去馬來西亞做生意,做的還是台灣根本沒有種植的油棕產業,在那個外人難以打入的異鄉,全宇生技的生物複合肥料,有別於一般的化學肥料,而是運用微生物技術,使其含有內生真菌,可以附在油棕根系,杜絕讓樹根腐爛的病害真菌入侵,以預防油棕靈芝病。


▲全宇生技董事長彭士豪返台參加「新南向投資契機暨業績發表會」。(圖/記者黃克翔攝)

憑藉著智慧化肥料的高門檻技術,彭士豪不僅打進馬來西亞的農業產業,更以自有品牌「RealStrong大壯」銷往印尼、越南、菲律賓等國,應用在油棕、橡膠、水果、胡椒以及稻米種植,攻佔近8成的市佔率,並且因爲協助農業科技轉型,更獲得對馬來西亞有貢獻才能受封「拿督」稱號。


▲印尼和和馬來西亞的油棕就佔全球90%的產量。(圖/鏡週刊)

以馬來西亞為跳板 進可攻、退可守

談到新南向投資商機,彭士豪認為,馬來西亞跟東南亞其他國家來比,對台商前往投資相對容易,因為馬來西來人口有23%的華人,現在台灣也有大馬留學生1.7萬人,而且當地華人不論是在專業還是語言能力,都能幫助台商打入當地市場。

彭士豪指出,馬來西亞有三大種族,人口約有3200萬,包括馬來族、華族、印度族,其中馬來族跟印尼同個種族,華族則是泛指大中華族群,從這個角度看,印尼有3億人口,印度也有超過10億的人口,甚至可以考慮前往大中華區,背後代表的市場不容小覷。以馬來西亞為跳板,附加商機相當龐大。

彭士豪以全宇生技為例說,馬來西亞現有的三個廠已經滿載,並規劃興建印尼廠,主要就是因為印尼和馬來西亞的油棕就佔全球90%的產量,印尼不僅是全球最大的油棕種植國,種植面積更是馬來西亞的三倍以上,而且印尼跟馬來西亞,同文同種同宗教,相對其他東協國家更好打入,再加上現有馬來西亞客戶在印尼也都有投資油棕種植園,所以打算複製全宇在馬來西亞的成功模式,這就是新南向1+1的加乘效果。


▲全宇生技生物複合肥料,可以說是全世界第一個具備清真認證的肥料。(圖/鏡週刊)

從文化認同開始 全宇生物複合肥料具清真認證

目前東協已成為全球不可忽視的經濟體,但是彭士豪認為,其實東協十國大不同,尤其在語言、宗教、文化差異明顯,自己在創業的過程中,所幸馬來西亞有23%的華人,而且英文程度高,成為很好的助力,不過馬來西亞跟印尼背後有著龐大的穆斯林市場,卻是台灣人比較陌生的地方。

彭士豪指出,學習語言並不困難,自己在馬來西亞遇到最大的挑戰,就是對於馬來種族、宗教、文化的不了解,簡單來說,因為信奉回教的關係,當地食物需要具備清真認證,才能打入穆斯林市場, 後來彭士豪克服這個困難,並且學習了解文化差異,甚至自豪地表示,全宇生技的生物複合肥料,可以說是全世界第一個具備清真認證的肥料,為得就是切入回教市場。

彭士豪強調,清真認證並不容易,不僅原物料裡面不能含有豬肉,甚至也不可以含有動物性的廢棄物,只要檢驗出有動物性的廢棄物或是DNA,就沒有辦法取得清真認證,所以在原物料的取得和製作過程中,這些細節都要小心注意。


▲全宇生技彭士豪認為融入在地化,才是前往東南亞投資最重要的課題。(圖/鏡週刊)

東協十國大不同 新南向首重在地化

談到新南向的投資方向,彭士豪表示,東協十國不僅語言、種族、文化不同,甚至產業和勞動力市場結構也有差異。舉例來說,越南和泰國的勞動力素質相對較好,可以偏向投資電子業、汽車工業和精密工業;若是需要勞動力密集的行業就可以選擇緬甸跟柬埔寨,另外農業生技和原物料資源則可以朝馬來西亞和印尼前進。

管理方面,彭士豪認為每個地方的勞工都有不同的個性,以馬來西亞為例,因為之前受過英國統治 ,所以部分當地人在做事情的時候比較一板一眼,可能假設今天你有一些雞鴨在農場邊,你請人把雞趕進農場,他就真的只會把雞趕進去,把鴨留在外面,因此相對來說,管理方面的做法可能就比較需要說清楚講明白,達到制度化管理。

至於最重要的部分, 彭士豪強調,一定要完整的在地化,因為融入當地才能做內需市場,就算選擇從事出口行業,還是需要在地化管理,也正因為東協十國跟台灣真的大不同,所以在地化顯得更重要。


▲全宇生技正以馬來西亞作為能量,積極搶進3倍大的印尼市場。(圖/鏡週刊)

Source: ET Today

Comments are closed.